Ok

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,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.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. Learn more.

2017年09月18日

志工週記 0915

連著好幾週協會幾乎一隻綠狗都不剩。不是去有興趣領養的家庭過夜試住,就是被領養了。雖然我只剩清潔的工作可做,但這樣也好,有個老志工說,沒有狗的收容所就是好的收容所。

狗外宿離開協會,籠子就得大清潔。不只是噴消毒水拖地了事。要把所有殘餘的食物零嘴掃乾淨,床墊,被毯,玩具,水盆都拿去洗,用加了消毒水的熱水拿刷子把整個籠子地上牆上刷乾淨,拿毛巾擦乾後再拿消毒水噴劑四處噴一次,等自然乾。(真是比我家乾淨多了...)

有時收容的動物多了,籠子房間不夠,會把貓,兔子等安置在洗手間裡。男女洗手間都很大。有一次去上廁所,女廁安置一隻瞎了一隻眼的灰貓媽媽和她的四隻小貓... 我邊上廁所,貓媽媽就弓著背在我小腿上蹭啊蹭的。四隻小貓也到處亂爬。沖完水趕緊把馬桶蓋蓋子蓋好,生怕小貓掉進去。

Zelda_crop.jpg大概三週前來了隻四個月大的白色德國牧羊犬 Zelda。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白色狼狗。好可愛。但不知道出甚麼意外,尾巴斷了,沒接好,呈左右顛倒的S 型。看來十分怪異。我記得她剛來是黃色的標籤,太活潑。後來降級成綠色。有一天一大早去代早班,八點到十點,就被分配到遛她。

關了一晚,吃了早點,還沒去放風已經在籠裡大了便。兩條。看我站在門口要去帶她。那個興奮勁兒。跳上跳下,轉來轉去。我一進籠子,她跳起來幾乎可以搆到我的肩膀,看她跳多高。我等她安靜要上狗鍊,她還是轉啊轉,跳來跳去,在我身上撲上撲下,我看地上有大便被踩糊的印子,這 ... 這小姐大概踩了大便也不管,就往我身上直撲... 我彎下腰準備蹲下要從她側邊上鍊,她一跳,頭還撞到我的鼻子,還好我閃得快,輕輕撞了一下。

我帶Zelda 去附近住宅區遛,假日一早,很安靜,偶爾看見早起的人,這小姐就汪汪叫,聽到有些家狗在叫,她也叫,有車經過,她就像架在張滿弦的弓上的箭,一觸即發,直衝向車子去的方向。愛追車追狗狂吠可不是好事。一路有驚無險。帶她回去後,跟她玩了好一會兒。她年紀小,還喜歡跟人接觸,乖乖讓我摸她幫她抓癢。

zelda with hat.jpg上週這小東西被送去醫院手術,不在協會。今天去,看到她的 S 尾巴被截掉了。訓狗師 Donna 安排了好幾隻大黃金獵犬,來跟 Zelda 社交。四五隻大黃金由各自的主人牽著,和牽著  Zelda 的訓狗師或是平行走,或是面對面走,或是讓 Zelda 走過站著不動的大黃金,要讓她學習不要一看到狗就狂吠或撲上去。訓狗師準備了火雞肉和零嘴。Zelda  表現不壞,好幾次經過大狗,和大狗交錯,都一聲不吭 (因為全神貫注在訓狗師手上的零嘴),每次做對就得到眾人的讚賞和一些零嘴吃的。

訓練課程結束後,我跟她在露天的大籠子玩了好一陣子。她尾巴的傷還沒好,戴了個塑膠燈罩,防止她舔舐傷口。丟球跟她玩,她經常衝得過頭,罩子鏟起一些鋪在地上的木屑。要她 sit 她現在會乖乖坐下。當然,只要她聽到 sit指令 知道要坐下,就要給她零嘴獎賞。戴了罩子,抓癢不便。我幫她抓癢抓了好一陣子,頭頂,臉邊,下巴下方,看她頗為享受。先前的訓練卻似完全拋諸腦後,同時段其他志工帶狗出去遛,這小傢伙一看到其他的狗,抓狂般衝到籠子邊扒著鐵絲網對人狗猛吠。看來離變淑女還有一段漫漫長路要走......

22:14 發表於 白雲蒼狗 | 永久網址 | 留言 (0)

發表留言